• 怀孕后渣老板每天都想拿掉我的崽怀孕后渣老板每天都想拿掉我的崽江稚沈律言by三天不打完整在线阅读

    时间:2023-03-18 16:32:42作者:三天不打来源:rmc

    小说简介:《怀孕后渣老板每天都想拿掉我的崽》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江稚沈律言,是三天不打所著的现代言情小说,目前已完结。全文讲述了......

    怀孕后渣老板每天都想拿掉我的崽怀孕后渣老板每天都想拿掉我的崽江稚沈律言by三天不打完整在线阅读

    怀孕后渣老板每天都想拿掉我的崽第1章 她怀孕了

    江稚捏着手里的验孕棒,她盯着上面显示的两条杠看了好一会儿。

    她坐在洗手间的隔间里,开始认真思索是哪一次中的招。

    应该是上个月。

    那段时间江稚跟着沈律言去北城出差,酒店套房里的避.孕.套已经被用光了。

    刚泡完温泉,她的脑袋也晕晕乎乎。

    直到被沈律言摁在床上的时候,还有些不清醒。

    一夜浓情,第二天若无其事。

    清早她睁开眼睛时,沈律言已经穿好了西服,在打领带。

    临走前,他倒是有提醒过她:“记得去买避孕药。”

    也不是江稚的记性不好。

    而是她那几天确实太忙。

    跟着沈律言做事,并不轻松。

    他对待工作严格的近乎苛刻,从不会和她讲情分。

    等江稚忙完工作想起来要去买避孕药吃,已经过去了好几天,来不及了。

    后来她又侥幸的想,不会那么容易就怀孕。

    江稚回过神来,面无表情将验孕棒扔进了垃圾桶里。

    她镇定自若走出隔间,去洗手台用冷水拍了拍脸,好让自己的脑子更清醒些。

    洗完脸,江稚抬起头,望着镜子里的自己。

    有些茫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江稚刚回到办公室,新来的助理火急火燎抓着她,“江秘书,又有人来闹了。”

    江稚嗯了声,早已习惯:“谁?”

    助理指着被挡在门外,依然趾高气扬的女人,“还是那位宋小姐。”

    传言是沈总前段时间交的女朋友。

    保质期还没超过两个月,就被分了手。

    宋小姐大概是不甘心,被甩了之后来公司闹了两回,都没见到沈总的面就被请了出去。

    江稚揉了揉太阳穴,以前处理沈律言身边的桃花,她得心应手。

    今天有种说不上来的烦躁。

    她说:“我来处理。”

    江稚踩着高跟鞋走到宋小姐的面前,她看着宋小姐的眼神是有些可怜的,也许这几分同情也是给她自己的。

    爱上沈律言的下场都不太好。

    图他的钱倒是能得偿所愿。

    要他的真心,简直是痴人说梦。

    沈律言对每任跟过他的女人都很大方,出手阔绰,并不小气。分手的时候也不会有任何亏待。

    这次善后,依然是江稚亲自办的。

    送了一套市中心的大平层公寓,还有价值不菲的珠宝和很可观的现金。

    “宋小姐,沈总不在公司,你如果想找他,不妨直接联系他本人。”

    宋云澜就是联系不上才跑来公司,谁舍得放弃沈律言这样的天之骄子呢?

    年纪轻轻就是总裁,还是总集团的实际控制人。有前途,又长得帅,和他白睡也值得。

    宋云澜只想牢牢抓住他,她也是真的爱上了他,当初以为自己是最特别的那个人,谁知道沈总对她也是那么无情。

    “我就在这里等他。”

    “你应该了解沈总的性格,他喜欢听话的,将他惹得不痛快,对你并没有好处。”江稚耐着性子:“而且恕我直言,分手的补偿已经很可观,天底下男人那么多,你又何必为了沈总闹得如此难看。”

    宋云澜也怕惹恼沈律言,这个男人看着脾气好,温柔绅士,但是骨子里还是很冷漠的人。的确,让他生气确实划不来。

    她咬了咬唇,“那我自己找他好了!”

    江稚松了口气,让助理把人送到楼下。

    秘书办的人议论纷纷。

    程安忍不住在江稚身边吐槽,“我们沈总的桃花还是旺啊,也不知道将来什么样的女人能收服他。”

    江稚也不知道。

    程安又说:“不过就算成为总裁夫人也够心塞了,每天都要解决这么多扑上来的女人。”

    这点江稚倒是很认同,当沈律言的妻子确实很心塞。

    江稚和沈律言结婚也有大半年了。

    很狗血的一次意外。

    两人滚了床单。

    运气也不太好。

    沈律言的母亲恰好看见,她穿着他的衬衫从他的卧室里出来,误认为她是沈律言的女朋友。

    沈律言的母亲一直在为儿子的婚事着急,当天就请江稚去沈家做客吃饭。

    正好沈律言也受够了母亲的催婚,和千方百计安排的相亲。干脆就和她提出了结婚,没有任何感情前提下的契约婚姻。

    她需要钱。

    他的婚姻需要一个摆设。

    两人就这样结了婚。

    沈律言每个月会额外支付她一定的酬劳,还有她母亲在医院里的高额医药费。

    而她只需要在沈律言的母亲面前,扮演好一个妻子,以及永远不要爱上他。

    沈律言心里有人。

    江稚早就知道这件事,只不过她不太愿意去想,心脏总是会像被针扎过密密麻麻的疼。

    她见证过沈律言最骄傲的年少时代、最恣意张扬的情感,全部都给了那个女孩。

    “江秘书,沈总让你送杯咖啡到办公室。”

    “好的。”

    江稚去茶水间煮了杯黑咖啡,敲了门,端进他的办公室。

    男人穿着黑色衬衫,袖口微卷,脸上没什么表情,抬头看了她一眼。

    江稚放下咖啡,我怀孕了几个字堵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沈律言抬了下眉,黑漆漆的眼睛定定望着她:“还有事?”

    江稚把话咽了回去,“没有。”

    她接着说:“我先出去了。”

    沈律言淡淡嗯了声,没有接着多问。

    晚上回了家。

    江稚洗完澡在床上躺了很久都没有睡着,后半夜,沈律言进了卧室,身上带了点寂寥的烟味,淡淡的,不是很浓。

    男人慢条斯理解开衬衫,去浴室里冲了个澡。头发擦的半干,从浴室出来,顺势捞住了她的腰肢,修长漂亮的拇指压在她的后背,指尖暧昧往上钻。

    他低头去亲她。

    她逃不开男人浓烈的气息。

    江稚忽然间用力推开了他,面色潮红,气喘吁吁:“沈先生,我今晚不想做。”

    沈律言慢慢敛起嘴角的弧度,若有所思看着她,“你生气了?”

    江稚摇头:“没有,我身体不舒服。”

    她也看不出来沈律言信没信。

    但是她确定,沈律言今晚不会再碰她。

    沈律言从来不屑于强迫任何人。

    他喜欢你情我愿的交易。

    沈律言盯着她看了会儿,漫不经心:“因为宋云澜?”

    江稚没说话,可能怀孕后脾气真的会变差,她现在什么都不想说,演戏都没耐心演。

    沈律言没打算和她解释,他和宋云澜,没什么关系。

    他心里有点不痛快,表面倒是看不出来,他抿唇,“你早点睡。”

    江稚捏紧被子,叫住了打算离开的他:“我昨晚做梦我怀孕了,你说我如果真的怀孕了怎么办?”

    沈律言停下来,转身看向她,眼神淡漠:“你不会忘记我们的结婚协议了吧?”

    他说话的语气也很淡:“你放心,我们不会有孩子。”

    江稚点点头,声音轻的几乎听不见:“我明白的。”

    她明白。

    对沈律言来说。

    万事都好商量,也什么都可以谈。

    就是不要和他谈感情。

    排行榜